招聘零售数字化进入深水区,企业如何活下去?

  中新网上海新闻6月27日电   2019年6月对零售企业而言,是一个危机感加码的月份:在中国呼风唤雨一时的商超巨头家乐福卖身苏宁;日本老牌百货高岛屋宣布退出中国市场。大佬们的溃败引起一片唏嘘的同时,也让零售企业们陷入新一轮“生存或毁灭”的焦虑中:大体量、大规模不再是立于不败之地的筹码,数字化改革成效才是生存之道。

  正如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刘向东在星创论坛所说,“打败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时代”,不能跟上时代潮流的企业必将被时代所淘汰。为此,宝岛眼镜母集団星创视界坚持每年举办星创论坛,邀请学者、大咖分享最前沿的企业经营知识和经验。在6月25-26日举办的第15届星创论坛中,各界嘉宾指出,零售数字化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并从理念和实操上给出应对建议。

使用互联网工具和拥有数字化能力是两件事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刘向东介绍了2009-2019年这10年中,中国零售业数字化转型的经验和教训。从2009年互联网电商发展起来,中国零售企业先后探索了电商B2C、O2O模式,并分别触到了两种模式的短板:单纯的B2C模式缺乏对大数据这一关键生产要素的掌握,简单的O2O迁徙也没有给企业带来多大的收益。

零售数字化进入深水区,企业如何活下去?

  2016年,不断碰壁的零售行业开始真正思考数字化转型,但大部分停留在单纯的互联网工具使用上。刘向东指出:“使用互联网工具和拥有数字化能力是两件事情,单纯只会使用互联网工具是不会给企业带来多大收益的。”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经历与时俱进的动态过程,不仅要会使用互联网工具,更要拥有对技术价值的理解能力、对市场资源的获取能力、以及企业的内化能力。

  “终极的商业竞争是组织的竞争”,企业需要高度自觉地、组织化地保持对知识、技术、技能的内化能力,将看到、听到、想到的思维观点,经过企业内部的尝试、实践和迭代,形成适合本企业价值与创新的认知体系。

零售数字化转型将进入深水区

  毕马威中国零售消费行业数字化服务合伙人毛健分享了对中国零售数字化能力的洞察,指出中国零售数字化能力仍处于浅层应用阶段,零售企业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零售数字化进入深水区,企业如何活下去?

  企业零售数字化分为几个阶段:

  1.初步探索阶段,及大部分企业仍处于的浅层应用阶段,仅仅以数字化的工具,拿来在自己的业务上进行嫁接;

  2.深入掌握阶段,将数字化工具内化到企业内部场景里,深度掌握了数字化工具规律;

  3.对外拓展阶段,将数字化能力内化到了营销、互动、支付层面,体系已经比较成熟,可以管理人货场;

  4.重塑阶段,赋能整个供应链,实现全价值链的改造。

  “中国零售数字化变革已经进入深水区,零售企业需要抓住三大抓手:深度运营‘人’,重新定义‘货’和‘场’边界,从需求端对供给端形成跨边拉动效应。能力内化、人才激励、利益分配、权益纠葛、体制机制等成为变革中不可回避的问题。”

零售和制造商应共同推动品类的增长

  星创视界董事长王智民从日本游学经验出发,结合中国眼镜行业的发展趋势,介绍了“制造型零售企业”的概念:在日本经济不景气的形势下,优衣库、711、无印良品等头部零售企业却保持着高态势的增长,因为他们是制造型的零售企业,产业供应链和零售供应链深度整合,制造商和零售商共同推动了整个品类的增长。

  王智民指出,中国视光产业具有极大的爆发力,中国青少年近视率高达53%、中老年人视网膜病变高发且年轻化、青壮年受电子蓝光危害眼健康问题增多,这些都形成了国民对视光健康的高需求,但在这样的利好形势下,中国眼视光行业却受困于供应链难题——供应链效率低,热销产品缺货,翻单速度慢。

零售数字化进入深水区,企业如何活下去?

  “眼镜行业还是没有跟上制造型零售模式的逻辑,品牌方和制造商、零售商直接争夺消费者,在这种形势下,柔性供应链尤其重要。中国批发商和零售商承载了过度的库存,造成了资源的浪费。眼镜行业应该思考发展自己的前置仓,提升存货周转率、加快产品上架时间、缩短供货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