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远洲旅业卢文揆:从小在酒店长大,骨子里喜欢

远洲旅业卢文揆:从小在酒店长大,骨子里喜欢

远洲旅业董事 卢文揆

  中新网上海新闻6月27日电 (缪璐)“回想1987年的今天,我站在远洲踏出发展第一步的地方,虽然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想象,但是没有想过三十年后,远洲会成为与人们生活的这么多纬度产生连接的企业。”这是一个创业者最真切的感受。这番感受来自创业者卢诚,他所创办的远洲已经走过了30多个春秋。在远洲而立之年,他开始思考将集团核心产业交接给自己的儿子卢文揆打理。2019年,卢文揆开始全面负责远洲旅业各项事务,接管父亲经营22年的酒店品牌。远洲也就因此多了个标签——“家族企业”。

  一般来说,家族企业会占到一个国家企业整体比重的75%-80%。在中国更是如此。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家族企业都不如中国的家族企业对于社会和国家的发展影响深远。

  不愿受限于区域,但“走出去”真心难

  如果以地理坐标为依据来绘制一张本土酒店地图,就会发现,除了全国性的所谓“南锦江北首旅”之说,在区域市场里,我们能够马上非常清晰轻松喊出那个割据一方的品牌名字,甚至精准到某个省份、地区。比如说,南京金陵、青岛海天、广东岭南东方、湖南华天、浙江开元等等。这些品牌或是国企布局旅游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或者跟着房企的地产项目发展起来的,它们占据了区位优势、有着强烈地域和特色。

  1997年,为了响应政府“建一家当地规格最高酒店”的号召,作为远洲创始人的卢诚带着没有任何酒店经验的团队去学习怎么做酒店,筹建当地最高规格的临海远洲国际大酒店,从一砖一瓦到设施设备,从团队组建到运营管理,都由远洲人摸索完成。酒店不仅建成了,还迅速成为当地最高规格、服务最优的酒店典范,每年需要接待过千名行业者前往参观学习。在此后的发展中,远洲结合自身的实践与演绎,将酒店需求转化为模块化和个性化需求,独创亲近“E+1”对客服务体系,以各个“阿米巴”为核心,自行制订计划,独立核算,持续自主成长。

  “临海国大是个标杆、现在在整个区域市场也有着非常强的优势,我们每年差不多要接待一千位酒店同行来参观学习。”在采访交流中,我感受着远洲人“自豪感”,也发掘了他们对于破局的渴望——“我们从台州发源,现在优势区域扩展到了江浙沪,但我们还是想走出去、去做全国性发展。”

  回望中国酒店40年,国际酒店在华的精耕细作,见证了国企酒店如何率先迎改革开放之春风、主动敞怀与世界接轨,亲历着民营酒店从0到1、从1到N的飞跃式成长。苦修内功多年之后,积极寻求“向外求发展”,一大批本土酒店企业在努力尝试挣脱区域市场的集体“出走”。

  早已全球化的国际酒店在世界各地寻求区域市场的本土化落地;华住、铂涛这类企业依靠互联网技术、品牌连锁化效应,迅速迈入了全国性“千家万店”时代;部分房企、旅游集团的地产项目或者旅游业务的跨区域发展,也连带推动了附属的酒店业务的全国性发展;锦江、首旅这样的头部企业通过资本化运作,战略性投资本土区域品牌甚至收购国际酒店集团,以及业务多元化,实现品牌跨区域发展、国际化之路。

  成与败,总是相伴相生。在多年的区域品牌突围赛中,不少区域性企业/品牌已经从大众视野中消失了。2011年12月31日,7天连锁酒店集团(铂涛集团前身)在广州宣布,正式完成湖南华天之星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的收购,“华天之星”品牌退出市场;“到郑州,住中州”曾几何时,这句广告语被广为传播,随着2016年中州快捷酒店85%股权被华住集团收购,“中州快捷”品牌最终也没能保留、旗下酒店全部改名为“汉庭酒店”。

  在30年的发展中,远洲三次搬迁总部地址——从台州到杭州,再到上海,这是远洲决心与气魄最为直观的体现。卢文揆讲述了远洲的跨区域发展布局:“在远洲发展的早期,我们已经意识到多点布局的重要性,所以远洲之前就在辽宁、江西、安徽等区域都开设了酒店。未来,远洲旅业将多品牌加速发力,聚焦一线城市标杆旗舰店的打造;同时继续发挥在三四线城市的优势,把经过市场验证的高星级酒店管理体系输出给同行、业主和合作伙伴,真正实现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但同时卢文揆也表示,从非一线到一线市场的路上充满挑战。远洲需要不断自我革新以适应截然不同的市场环境,最重要的是摆脱过往的路径依赖。在一线城市里,消费者较为分散,外资和本地高端品牌往往在市场与营销投入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想要在更为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远洲在巩固在产品端优势的同时还需要提升自身的品牌力。对远洲而言,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匠心——家族企业最完美的传承和最核心的竞争力

  站在十字路口,穿越转型凛冬,谁能破茧成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