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对话VC黄海涛:商业的原点是需求,早期风险投资

对话VC黄海涛:商业的原点是需求,早期风险投资

  中新网上海新闻6月28日电(曹卉) 在创投圈,有一句调侃的话用来总结创业公司的变现路径,“To B To C, To VC ,To BAT, To IPO”。上海智能产业创新研究院院长、领复资本合伙人黄海涛,就是创业公司在寻求早期资本注入时可能会遇到的一名VC老将,可他并不会是创业公司的变现之门。

  黄海涛于2000年就已经开始在复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从事风险投资,他形容那个时候的VC界,“做风投,要么国资要么美元基金,从VC界聚会一间会议室就能挤满全行业,到现在一块砖头掉下来,砸到的都是天使投资人。”黄海涛亲历和见证了风险投资界20年的路程和风风雨雨,对人性——不可战胜的思考也越来越清晰。

  近20年的时间,打磨出来的不仅仅是对项目极高的敏感度,更是其看清问题本质的能力和如何快速应对的行为操作。风险投资,意味着风险在前而回报在后,想得到回报的前提是要极其深刻的认知这个商业可能存在的道德风险,尽量规避政策调整可能带来的不必要的麻烦,也包括提高对新兴行业的认知速度以及遇到挫折后的感受和自我的重新再认知,这些统统都要融入到自身的认知系统中。

  黄海涛说,世上并没有可套用的投资公式与共识,如果想在这行业存活得久一点,早于财务报表反映现象之前的嗅觉必不可少。

  相比,针对部分媒体描述的资本寒冬,他更坚信这是近年来最佳的投资机会正逐步而来的步伐声,因为价格正在越来越接近价值的临界点,行业也在逐步回归到投资的本质。

  之所以说他不是创业公司的变现之门,并不是说没有投资失利过。作为一个超早期投资者即便有着种子轮投资5年时间7成以上的较高生存率的战绩,也无法保证要不得不面对清算甚至是创业者跑路的窘境。而在日积月累的投资实践中,对于投资与割肉,黄海涛有了另一番感悟。他认为“所谓割肉,不仅仅是钱不再投了,时间和精力也不会再投的。有时候就得当做从没投过这个项目。”

  黄海涛把商业的原点,归结为“发现有人买单的需求”,技术的价值不在于技术的实现难度而在于客户支付意愿的高低。他不怎么说情怀,把情义和生意区分得很干净,教其他年轻的投资经理做投资时多用量化的思维思考,而非感性化思考。在我做采访前,曾在线开了一个项目投决会,他反问投资经理,“什么叫未来发展应该不错?具体的市场有多大你算出来了吗?做投资人,最要分清楚创业者传递的信息中预期和事实的差别”。

  以下,是与黄海涛聊天时的记录。

  中新网上海:早些年,您做风险投资,IRR数据能达到多少?成功案例有哪些?

  黄海涛:2000-2006年我投的项目,只有一个是微亏的,其他都是有盈利的。有一个项目是微赚,IRR有17%。但17%按照五年的时间比来算,是亏的。我举第一个套现退出的项目吧,2001年我们投资了复旦金科100万,然后2002年是180万退出。还有退出的比较大的复旦水务在2007年退出部分6倍以上,剩余的将以不低于100倍的回报于近期退出。另外还有几家,虽然没有增长,也未退出(应LP要求)但通过分红也有着少则7-8倍高则20倍以上的回报,由于早年的很多项目都是平价投资进入的,这种情况即便是分红也能在2-5年内拿回投资本金。

  中新网上海:所以,您在天使投资时,不喜欢长期陪跑,而是第二年第三年有新基金进来就退出?

  黄海涛:其实,做早期投资,大家都希望一年两年可以出来,但至少我进去的时候,是做好了思想准备,这笔投资可能要等八年可能十年甚至十二年再退出的。因为企业家的成长是有周期的,再强的学习能力,也需要5-8年的时间才能相对成熟,行业的学习也是要有时间的,所谓隔行穷三年的老话,在一个有历史的行业里是无法避免的。要有种树的心态,不在乎它短时间的波动,才能做早期投资。

  中新网上海:现在的投资环境,和20年前投资环境相比,有什么变化?

  黄海涛:20年前做投资,我们基本上说百里挑一。 从概率上表达,就是企业是有百分之一或者二的成功率能活下来的。我们看一百个项目,就可以投一个项目。

  现在做投资,可能真的看了有一千个项目却不一定敢出手了。可以说,我们现在的投资节奏越来越慢。这些是有原因的:一是创业者数量近期是下降的但比起二十年前要多得多;二是在宏观经济增速下降的大环境下很多行业的机会不那么漂亮。现在VC在大量资金的推动下,有大量的人进入赛道,无论的创业者还是投资人,但任何一个时代能够赚大钱的机会就那么多,这导致我们筛选项目的成本大量增加,项目的成功率也会随之下降。

  现在的投资环境,让我们做投资的难度比以前更难了。不过VC本来就是一个每五年淘汰95%的行业,无论机构还是从业者。

  中新网上海:这么说,现在不是投资的好时机?

  黄海涛:不,现在我觉得是投资机会越来越近了,因为价格越来越接近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