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贝克麦坚时:中国企业对欧直接投资降至四年来

  中新网上海新闻7月15日电 (缪璐)根据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贝克麦坚时”)与荣鼎咨询公司合作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对欧洲和北美发达经济体的投资仅为123亿美元,同比下降18%,为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两宗自2018年就开始筹备的大型交易(山东如意-莱卡和安塔-亚玛芬)的完成使得2019年开局投资势头强劲,而之后这两大地区的投资活动迅速趋于平缓。中国在这两大地区共完成了123亿美元的直接投资交易,其中北美为33亿美元,欧洲为90亿美元。中国对欧洲的投资峰值为2017上半年的539亿美元,而对北美的投资峰值出现在2016下半年,为284亿美元。

  中国的投资额下滑并不只出现在北美和欧洲这两大地区。今年上半年,中国的全球境外投资进一步下行,中国企业最新宣布的全球并购交易额下降60%,至200亿美元,这是由于宏观经济压力大、海外政治形势和监管审查形势严峻,并且中国国内的资本管制依然严格。

  中国对欧洲的投资仍然是北美的三倍。尽管下降的趋势相似,中国在欧洲更高的投资水平反映出欧洲的标的资产与中国的对外政策更为契合,其政治和监管审查也相对宽松。不过,中国对北美的投资确实从去年的极低谷增长了19%。而由于中国对加拿大的投资与去年持平,这19%的增长全部来自美国。

  中国投资者类型和交易规模正在发生变化

  国有投资者完全聚焦国内:他们在欧洲和北美地区的投资活动大幅下滑,私营企业在这两大地区的投资总规模中占94%。尽管在过去的5年里,国有投资者在欧洲的投资一度占中国总投资的一半以上,这一比例现已跌至6%。而在北美,国有投资占比在2019上半年已降至8%。

  贝克•麦坚时华盛顿办事处国际贸易部合伙人RodHunter律师表示:“虽然中国对外投资活跃度降低主要归因于中国国内政策和经济形势,但发达市场的监管政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就在中国和其他市场参与者正努力剔除外部杂音,以辨别政策的实际变化时,中美贸易摩擦对市场施加了不小的压力。事实上,美国的投资政策保持相对稳定,主要变化在于美国政府在技术投资方面的监管更加明确。欧洲监管机构的审查也在加强。也就是说,我们都应该意识到,中国企业境外直接投资的水平对于一个规模如此庞大的经济体来说是较低的。同时,我们应该期待,随着时间的推移,投资量会回升至更高水平。”

  2015年至2016年,中国企业境外直接投资交易的规模均值快速增长,但在过去两年却以同样速度急剧下滑。而中国在北美的平均交易规模还远低于2015年至2016年繁荣期前的水平。2019年,北美地区的平均交易规模为3500万美元,2018年为2900万美元,仅为2015年9000万美元的1/3。2019上半年,中国在欧洲的平均交易规模为1.43亿美元,与2015年(2016至2017年繁荣期前)的1.49亿美元相近。

  已完成交易及交易开展的地域

  北美地区最大的一宗交易是山东如意集团以约16亿美元收购英威达的服装和高级面料业务。

  2019上半年,欧洲最大的几宗投资交易分别为安踏收购芬兰体育用品公司亚玛芬体育(交易额52亿美元–该交易是今年在芬兰和中国迄今最大的中国企业投资),恒大收购瑞典电动汽车制造商NEVS51%的股份(交易额9.3亿美元),蚂蚁金融收购英国支付公司万里汇(交易额7亿美元)以及海尔收购意大利家电公司Candy(交易额5.47亿美元)。这意味着北欧国家是唯一投资活动较为活跃的区域,其中芬兰和瑞典均有大型交易开展。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对法国和德国的投资明显下滑,其交易额分别下降了97%和75%。

  贝克•麦坚时欧洲、中东及非洲-中国业务部负责人ThomasGilles律师表示,“投资者显然专注于监管最为宽松的行业交易,不过数据显示,如果做足功课,投资者也能够在电子支付或电动汽车等具有潜在风险的行业完成交易。”

  向隐患较小的行业转移

  2019上半年,消费品和服务以及汽车行业占中国对欧洲和北美投资总交易额的3/4,这凸显出监管审查正迫使企业退出那些受国内(房地产领域)和海外(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科技领域)监管机构关注的行业。

  汽车是2019上半年中国在这两大地区的第二大投资行业,这主要归功于两宗大型交易:在欧洲,恒大集团以9.3亿美元收购电动汽车制造商NEVS51%的股份;在北美,远景能源收购了日产在田纳西州的电池业务。

  2019上半年,吸引中国资本进入欧洲的其他主要行业包括金融与商业服务、交通运输及基础设施行业。在北美,美国的健康与生物技术行业持续吸引投资,而基础材料则是中国投资加拿大的首选领域。